老叶抱着的粽子

圈名粽子
这里大概是用来看全职文的。
表情包随便抱啦!
极其厌恶mxtx。
全职cp异常杂食,
除了与刘皓陶轩有关cp之外一切都吃。
以上。

是度清平的repo!
人生第一份repo送给苏漓太太! @苏小漓么么哒
收到的那一刻真的是超级惊喜了!第一个买到手的本子!送了好多明信片呜呜呜吹爆各位太太们!以及纸的材质真的是太好了啊啊啊!
感觉我整个人都要被他们甜化了。
伞修真好呜呜呜呜
【直男拍照dbq】

2018年对lo主的印象

我的大号

以及,

大号凉凉

来这边问问……(我jio得可能是个沙雕吧)


晴空箬苡:

如题

今年混圈

不知道还有几个人记得我em…

毕竟好久没更文【胡说我明明更了【但你更得all叶还不是这个号】】

好的希望有人看见吧



【all叶】叶叶玛丽苏联盟(2)

注意隐蔽

大型修罗场现场

文笔真的差,看不懂的地方评论留言,

八成我语法错误em

以及求求评论红心蓝手【表脸】

“各位晚安,明天早上8点训练室见。叶修前辈也一定要早点睡。”这是10点半起身去洗澡睡觉的张新杰的声音。

“好好好,马上,等我看完方锐唐昊这局竞技场。”叶修冲张新杰摆了摆手,目光却仍是集中在面前的电脑录像上,屏幕上是一幅山清水秀的地图——九寨迷云,荣耀新出的地图,极其适合隐藏,这是检验唐昊猥琐流练习的最佳地图。

“呼——”叶修深呼了一口气,关上了面前写的满满的复盘笔记以及视频,捏了捏眉心,眼底下满是欣慰,

这几个孩子终于进步了啊,也不负他们一个月的加紧训练。

时间已经迫近12点,所有人现在应该都陷入了睡梦中,啊,尤其是张新杰,

他嘴角带出一丝笑意,站起身悄悄的出了房间,离开的时候并没有注意走廊的鱼缸,

鱼的眼睛里闪着一丝诡异的光。(某高考试题)

苏黎世的夜晚很美,没有国内大多数城市都有的雾霾,抬头可以直接仰望星空,很是浪漫,李紫靠在天台边上,百无聊赖的刷着手机,夜分外的寂静,门开的声音也就格外的响亮。

“叶神来了!!!”李紫一瞬间将自己的形象从懒散万分毫不端正变为美丽无穷魅力无边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换上了一条连衣裙,裙子上缀满了珍珠啊钻石啊底色还是粉粉嫩嫩的粉色。

“朋友你把衣服换回来好好说话。”刚刚打开大门的叶修还以为自己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本来脚都伸出去了,吓得又缩回来,眼前那些樱花特效飘呀飘的,连对面女孩的头发都变成了靓丽的七彩色。

“叶叶~我觉得你会喜欢的呜呜呜”李紫不情不愿的按上取消装扮的按钮,世界恢复正常,叶修这才走上天台,直面那个玛丽苏。

“你把我叫来,到底为了什么事?”

这一声质问很明显打碎了对面女孩满脑子日日叶叶的白日梦,她定了定神,开口说道:“就像我给你写的纸条一样,有东西想要我杀你,准确来说,是系统。”

“系统?”叶修皱了皱眉,很快变反应过来她到底说的是什么,毕竟沐橙也是一个喜好看各种小说的女孩,平常又不是没有和他吐槽过各种流派的毒点。

“对,一个莫名奇妙的系统,我本来应该是死了的,然后系统把我拽过来做任务,第一个任务就是说要我剥夺你的气运,剥夺个毛线啊。我是最忠诚的叶粉啊!”李紫拍了拍面前不知道何时出现的桌子,极其义愤填膺的继续说:“我怎么可能会去搞我叶啊!不对我可以搞,啊啊啊叶叶对不起。”

“噗,”叶修没忍住笑出了声,“没事儿你继续,所以现在你的意思是系统让你做的任务是剥夺我的气运,那是要怎么剥夺?以及为什么?” 

“他说,你剥夺了曾经气运之子的气运,以及剥夺气运的话……概括下就是要你身败名裂,”对面的女孩苦恼的摇摇头,“其实这个系统的存在感很弱,基本上所有给的金手指靠我手动开启,他要求我必须剥夺你的气运,不然……”她咬了咬唇,“我会再一次死去。可我不想啊,叶神真的是我最喜欢的人了!我绝绝对对不会去让你身败名裂!!所以我想来找叶神你商量一下,毕竟叶神你是它所说的气运之子啊。”

以及来了全职这里怎可不见叶神!啊!我男人!啊!我终于有资本抢叶修了!

“剥夺他人的气运,如果按你所说的那种方法,我是绝对没干过的。”

“当然了!叶神你怎么可能干出这种事!”李紫突然提高她的声音,略显尖细的声音一瞬间划破寂静的夜空,她似乎立刻认识到了她的失态,连忙补救说:“就是不可能!叶神绝对不会做这种事情!”

“对,我当然不会做。”叶修的脸上是一副理所应当的表情,“这种东西又没有学过怎么可能会。”

“不过,其实我应该也比较了解你所说的一些东西了,比如说,1021号?”

“你是谁!”李紫耸然一惊,理智瞬间从吸自家男人(大雾)美颜上收回来,警惕地看着那个突然陌生的人。

他在慢慢靠近。

“呵呵,不要那么紧张,”他凑到女孩耳边,“我是叶修,我也是叶修。”

经过多年同人文的熏陶,李紫早就练就了极其敏锐的直觉

“平行世界的叶神?”

“哟,小姑娘很聪明,对,沐橙有的时候会跟我说这种相关的设定,我打完世邀赛就到这里了。也不知道那些人有没有担心我突然消失。”

“那,叶叶你是怎么知道,系统1021号的?”

“沐橙给我看过一本书,讲的就是这个。里面的‘我’也的确是你所说的那种,身败名裂,最后泯灭于众人,也就是所谓的炮灰吧。然后系统1021号,就是那里面玛丽苏的系统,不过文里面倒是没说,她到底是为了什么才这样做。现在倒是真相大白了。然后小姐,可不可以不叫我,em,叶叶了?你就叫我叶修好了。”

“好好好好好,叶叶说的都对!作为礼尚往来,唔,我希望叶神可以喊我李紫。谁知道那诡异的漓落霜是什么鬼!以及那个写出这本书来的人真的恶心!他怎么可以这么说我叶,咳咳咳,叶修!你明明有那么那么好!被逼着退役也从来没想着去诋毁原嘉世,只是想着从头再来,就算这样也是希望嘉世更好!真的不知道他们的脑回路是怎么长的!呸——他们能手把手的教导荣耀小白成为职业选手之一吗!他们能把一个人的潜力用到极致吗?像罗学神一样研究地图?还是用得好散人君莫笑?别闹了!首先他们得有一个和苏沐秋一样的知己一起研究出千机伞的好吗?做不到这些的人都不要再瞎说话了!”女孩大概是第一次在短时间内说这么多话,脸憋得通红,一双漆黑的眼睛满是热切的看着叶修,“叶修,我是真的喜欢你。”

“谢谢你喜欢我。”他揉了揉女孩的头发,眸色暗沉,脸上却是忽的飞起一阵红霞,被夜色所掩盖。

“接下来就按兵不动吧,可以试着从它的语言里寻找漏洞,看看能不能获得更多有效的信息,毕竟我们对它的真实能力一无所知。”叶修笑了笑,继续说道,“我也会一直帮你的,毕竟如你所言,我才是那个目前世界气运所眷顾的人,也只有我了。”

“嗯呢!我会这么做的!那,联盟就此达成?反系统联盟?”李紫灿烂地笑着将手送到叶修面前,“合作愉快。”

一只洁白如玉完美无瑕的手下一秒便握了上来。

“合作愉快。”

然后李紫就不想松开了,心里炸起了烟花,

啊啊啊啊我握上叶叶的手了!天了噜好软!好漂亮,不想松开了怎么破!我还要在我叶面前留一个良好的形象啊啊啊!

正当她在继续握叶修的手还是松开维持形象的这个时候,当叶修看到手被握住良久对面女孩看着两个人相交的手露出沉思的表情而自己脸上的笑容也逐渐尴尬的时候,

咣的一下,

门开了。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

“靠靠靠靠!老叶你大晚上的不睡觉跑到天台来和希腊领队聊什么天啊!手握的这么紧想要干嘛撩妹子吗?老叶你说说你晚上不好好睡觉,明天还要继续训练和复盘你的身体怎么撑得住啊!赶紧赶紧赶紧跟本剑圣回去!”

一阵风刮来,天台上的形势瞬间发生了变化,黄少天搂住叶修的腰,趁叶修没站稳的时候偷偷享受一下叶修软靠在他身上的福利,眼睛紧紧盯着叶修的脸,半分目光都没施舍给站在对面的李紫,而对面的希腊领队握住刚刚握住叶修的手的那只手的手腕半天没有说话,似乎仍然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

“所以说到底是什么事情,才能让领队和希腊领队连觉都顾不上睡,非要在晚上12点偷偷跑到天台上当面聊呢?”

“叶修?”

抱歉占tag

我就想问一下!

有没有太太打算去帝都ido29场贩!!!

或者去逛逛的!

帝都女孩发出去不了cp展并且渴望本子的声音


【all叶】论叶修当年为何离家出走

 世邀赛的一个夜晚,

国家队进行了一场又一场比赛,搞得身心俱疲。

于是某叶姓领队决定放国家队休息一晚上,

于是黄姓选手决定叫大家一起玩真心话大冒险。

“来来来来伙计们,投三个骰子谁点数最大谁指定别人开始游戏,伙计们我们集火那个叶修啊!!!想想不管是老叶的真心话还是大冒险只要让叶修来干就一定很有看头啊!!!来来来赶紧的,尤其是你!老叶!不许走!留下留下!”

某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方姓选手听了黄少天的话之后,脸上露出了一个神奇的笑容,脑子里满上黄色废料,要是叶修选大冒险,吸溜,他都想到叶姓领队躺在他怀里索吻的场景了,“老叶,不许走哦,必须参加。”

叶修见势不妙,想要溜:“诶我说少天大大点心大大,你们小朋友玩游戏就不要叫我老人家了,我上楼睡觉去了。”说完转身就走,却被面前一个推眼镜的身影挡住,而一个清冷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前辈,现在是苏黎世时间9点半,距离你平常睡觉的时间还有2个半小时,你现在上去只可能干三件事,抽烟,打荣耀,做复盘。抽烟有害于身体健康,我们不可能放前辈去帮兴欣抢boss,至于最后的复盘,前辈你也需要休息,所以还是留下来吧。”

“我也是这么觉得,前辈休息一下,刚好和我们一起放松。”面前的肖时钦也是半点不让步,挡在叶修面前,不让叶修出门。

喻文州轻笑:“呵呵,所以前辈还是继续留着陪我们玩吧。”

叶修无奈扶额:“老年人斗不过你们这些心脏啊,走吧走吧,少天大大你先投吧,要玩就赶紧开始。”

“喂喂喂喂老叶你顶多比我大几岁装什么老年人,我靠靠靠靠!怎么这么低,靠坑不到老叶了,来来来下一个赶紧开始记住我们的目标集火那个叶修!”

【投骰子过程略过】

楚云秀:18

叶修:17

张佳乐:17

孙翔:14

苏沐橙:14

喻文州:13

唐昊:12

王杰希:12

肖时钦:12

周泽楷:12

方锐:8

李轩:9

张新杰:4

黄少天:3

“云秀妹子冲啊,玩死那个心脏之首叶修!” 

“对对对对对楚云秀你可不能因为苏妹子的关系放过老叶!!!不管怎么说上呀!!!要不然楚云秀咱俩pkpkpk我赢了你把这个机会给我怎么样!”

“不怎么样。还有你,叶修啊,你应该知道我要点谁吧。”

这个时候国家队的成员已经围在一张桌子上坐下了,叶修一听楚云秀这话,把手放在桌子上,托腮歪头,装出一副无辜样:“少天吗?”

楚云秀心脏瞬间中了一箭,我靠叶修为什么这么可爱,不行不能把wuli叶叶放给那些联盟的臭男人,叶修是老娘的!

“是你。”

“好吧,我选真心话”

“那么,我听沐沐说过你是离家出走的,你当时为什么要离家出走?”

那些对叶修抱有一丝歪思想的联盟男人们倒是很意外楚云秀这个腐女怎么没有问一些特别奇怪的问题,不过对于这个问题嘛……他们也是好奇的。

“这个说说倒没什么关系,就从中考前的一次家长会说起吧,我家老头子去开,我和我弟在那里当家长会志愿者,老头子去问老师我和我弟的情况。”

“老师,我儿子叶修和叶秋,我要问一下他们这段时间的情况。”

“您儿子叶秋考的虽然没有您大儿子叶修好,但是他一直非常努力,但是您大儿子叶修,虽然考得很好,但是他实在是太喜欢玩游戏了,要是他可以把玩游戏的时间放到学习上来,我觉得他一定会更加优秀。”

“谢谢老师。”

叶修叶秋 瑟瑟发抖jpg.

“然后我和叶秋坐在老头子的车上,没人敢说话,到家之后老头子就开始找我训话。啊对了,叶秋是我弟。”

“叶秋你给我上楼去,你学习就不能学学你哥吗?下次必须要考好!待会儿再来找你说!”

小小的叶修站在原地不敢动,趁着他爸回头向叶秋说话向他弟努力发出一个尔康手的表情包:混账弟弟,救救你哥。

叶秋直面老头子的恐惧,不忘向叶修递一个眼神:混蛋哥哥,自己好好活着吧。

“叶修!你看看你,还玩儿电脑游戏!中考前都不允许再碰电脑了!禁了!考个试都没满分还玩儿!!!玩儿玩儿玩儿玩儿玩儿什么玩儿!没有满分玩儿什么玩儿!等什么时候满分你才能再玩儿游戏!现在,上楼,把叶秋给我叫下来。”

“这是精简版。”

于是当晚,忍受不了禁游戏的叶修,离家出了走。

叶修:走了走了这家没法儿呆。


取材于昨天晚上我妈的叨叨。

不知所云,第二版真的没有第一版好呜呜呜我不小心把第一版删了,手抖的哀嚎。

【all叶】叶叶玛丽苏联盟(1)

我我我我又来发文了,有人说好就继续填系列,不喜勿喷。

ooc严重,原创玛丽苏预警

非典型玛丽苏预警

以下正文

李紫一脸懵逼的从一百平方米的床上醒过来,

等下我不是死了吗???所以我现在哪?阴间没这么大的要让我跑100米的床吧?

“主人您好系统1021号为您服务,主人您可以叫我小依依~”童稚的声音突然在耳畔响起,一瞬间吸引了李紫全部的注意力。

“额,小依依?系统?我穿越了?”

“是的!您死后灵魂被选为主神空间就正式接线任务者,每完成一个任务您就可以拥有10生命光点,而等生命光点到100的时候,您就完成了任务可以复活了!系统配备诸多主角光环,例如谁都打不过我光环,所有人记住我光环等等等等等!啊对了!我们宿主是拥有隐私权的!您不让我知道的东西和看的东西我绝对不会知道!”1021突然激动的开始介绍自己的功能,态度热情的好像是在做传销。

然而李紫却仿佛没有听到系统的其它介绍,注意力全集中在一个词汇上,“纠正世界线任务者?”

“是的没错!宿主您就是要去矫正一些错误的世界线,或者说是,夺取该世界线抢走原先命运之子气运的人的气运!让那些本来不应该出头的人现在却成为该世界极其知名的的人的人的命运回归本来的样子。啊还有啊……”这个系统貌似是很喜欢给别人介绍东西,说的话跟倒豆子似的不停往外掉,而且还说了很多个重复的词,让人很难听懂它究竟在说些什么。

终于体会到联盟众人面对黄少天的感受了,李紫在心中默默吐槽着,真的是太吵了。

“好了,以及我们要去的第一个世界的夺取命运之子命运的人,名为叶修。您的任务就是剥夺他的气运,具体行为是让他的名声慢慢败坏,喜欢他的人全部憎恨他,让他身败名裂,最后等到无人在对他抱有好感时,您的任务就圆满完成了,以及,要是半年内完成不了,宿主将会彻底死亡哦~祝您好运。”

李紫昏迷前的最后一个念头是:???我靠?我靠你这个家伙要让我对wuli叶叶干什么???

2025年瑞士苏黎世 荣耀职业联盟世界邀请赛

中国队

“我们这次所对战的国家大家之前都有了解过吗?”训练室里,嘴里叼着一根烟的叶修懒散的靠在电脑桌配套的靠椅上,转了个身,从面对着电脑转到面对着身后的国家队队员,“是个电竞的新兴国家——希腊。(纯属瞎扯不要当真)”

“当然,目前上场人物有魔道学者,术士,剑客,枪炮师,牧师,神枪手,战斗法师,鬼剑士阵鬼和刺客。不能完全暴露出他们的底牌,不过小组赛,我想他们也不会拿出多少底牌,我们要做的,就是尽量多逼出来他们的底牌,熟知对手情报。”率先开口的是距离叶修最近的喻文州,他在叶修开口说话的那一刻,便把自己的注意力转移到叶修身上,此时他嘴角噙着一丝笑意,目光灼灼的看着中国队领队。

“文州说的没错,”叶修点了点头,“希腊队很有意思,他们的战术核心很少见的是以刺客展开的,就跟云秀你们烟雨一样,也就是说,为了弥补刺客皮脆的缺点,整个战队不管做出什么样的战术方案,其目的只有两个,一个是保护刺客,而另一个是帮助刺客完成攻击。”

“这的确是一种很新颖的打法,最起码国内是没有战队以此作为战术的。”

“大眼儿说的没错,我看希腊全队都极为适应这个打法,这说明了一点,不管他们的核心选手如何轮换,只要刺客上场,他们的战术必定围绕刺客展开,”叶修从椅子上站起来,拍了拍桌子,“全体注意了,接下来我们的任务就是在两天之内熟悉刺客核心打法,以及,做好以不变应万变的准备。散会。”语罢,叶修伸了个懒腰,将双手插入外套兜里,慢慢腾腾的向外移动着。

有那么几个人没等着叶修出去就先行离开了训练室,比如苏沐橙和楚云秀那两个约出去吃饭顺便逛逛街的姑娘,唐昊孙翔被叶修强压着和方锐学习猥琐的技巧最近天天待在一起,李轩今天早上踩坏了肖时钦的眼镜现在和他一起出去配,反正个人都有个人的忙事。

“喂喂喂喂老叶老叶!一起去吃饭吧!我跟你说啊,刚刚那个张佳乐肯定是没有专心训练,他那个弹药专家简直是弱爆了,分分钟就败在了本剑圣的手下!老叶你不夸夸我!”才走出了没几步,一个暖烘烘的身体就压在了叶修肩膀上,耳边传来极为熟悉极为吵闹的黄少天的声音,叶修也是极为娴熟的把黄少天从他身上掰下去,不出意外的听到了身后张佳乐炸毛的声音:“我靠老叶你别听他胡说,今天那张地图很适合他的发挥,我也是和黄少天抗争到底的!黄少天,你给我从老叶身上下来!”

“前辈可真受欢迎呢。”喻文州从叶修身旁走过,微微侧着头冲对方笑了下,顺便揪走了仍然粘着叶修不放的黄少天,“我靠靠靠靠队长你干嘛!老叶他说好今天陪我吃饭的!喂喂喂喂喂叶修你可不能说话不算话!说好了今天我赢了张佳乐一起吃饭的!”

“我自然是受欢迎的,”叶修挑了挑眉,步子却是放的更慢了些,“我说少天大大,我的确是答应你了,但是又没规定就只有我们两个人吧,文州,训练室里整理资料的那个张新杰,还有后面炸毛的那个乐乐,一起吗?”

“靠!谁是乐乐!当然一起,不把你吃穷了我就不姓张!”

“好啊前辈。”“靠靠靠靠靠!老叶文字陷阱你够了啊!!!”

“前辈,我没问题。”张新杰的声音从他们背后的训练室里传出来,同时伴随着摆放文件资料等琐碎的声音响起“劳烦前辈等一下,我把资料收集好再出来。”

“新杰大大不急啊。”

“已经没问题了,走吧。”

“是是是是叶领队吗!!!”高分贝的女声骤然在他们身后炸响,叶修被吓得一哆嗦,回头一看,却是一张极其漂亮但是颇为熟悉的脸。

“你不是希腊领队漓落霜吗???”镇静,这是假的漓落霜吧。

“是的!叶神啊!!!我是你的粉啊!!!!求签名啊啊啊啊!!!”女生眼睛里闪着极其灼眼的光芒,冲到了叶修的面前,双手奉上本子,“是是是是真的叶神啊啊啊!我果然没有做梦!求签名!”

叶修往后退了一步,看了眼本子,突然一愣,随后拿起笔,在本子上面涂涂写写了什么,又将它还给漓落霜“谢谢你喜欢,希腊领队。比赛我们是不会手下留情的。”

“谢谢叶神!!!另外,我们也不会的。”漓落霜听到叶修说的话之后,脸色肉眼可见的变差了许多,道别之后转身离去,“再见。”

“我靠靠靠靠吓死我了,她声音怎么那么尖啊,我现在耳朵里还嗡嗡翁的响,老叶你怎么哪都有粉丝啊,怎么希腊领队都成你的粉丝了,太恐怖了。”

“少天你要是少说点话你的耳朵估计也不会这样。”叶修没好气的打断他说的话,“走走走吃饭去,希腊领队你们也瞧见了,不觉得很好看吗?”

“并不。”

“她长得还好吧,但是和我没关系啊。”

“嘁,好看有个什么用,她又不是我们的对手。”张佳乐接上了叶修的话,却是对叶修的话表示反驳“我说老叶你该不会是思春了吧哈哈哈哈哈哈,不如考虑我一下?”

“算了吧您,赶紧去吃饭吧。”叶修这次倒是走的飞快,头微微低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也因为这样忽略了身旁张佳乐脸上异样的红晕。

叶修对于漓落霜的行为感到非常奇怪,尤其是是他的脑残粉这一被外人看来已经是不争的事实这一事情。

不要问他为什么感到奇怪,他是穿越来的。

没错,他是另外一个世界的国家队领队叶修。

看过一本名为《联盟的男人爱上我》的书,额,沐橙给他看的。

在里面,自从国家队出征之后,叶修的个人形象一落千丈,人人喊打最后成了一个惨烈的炮灰。

女主就叫漓落霜,揭开了叶修其人的真面目,使他身败名裂。

好,那这又和叶修有什么关系呢?

他穿越了。

要是这件事情没有发生在叶修本人身上他还可以说这个梗太狗血了,但是放在叶修自己身上他就觉得有点药丸。

这到底是一个怎样的狗血玛丽苏故事啊摔!再次被逼着看完这本书的叶修想要怒而撕书。

所以叶修的主要任务,或者说主要目标就是,好好活着,好好带着沐橙,好好打荣耀,其他的,佛了佛了。

然后等到了今天第一次见到玛丽苏,叶修森森的觉得自己拿错了剧本。

什么时候那个漓落霜是我的脑残粉了???

以及……叶修眸光暗了暗,想起了那个漓落霜真正想要他知道的事情,以及告知他这件事这个行为本身的含义。

“叶叶有东西逼我杀你,务必相信,务必晚12点来天台。”

TBC

求评论,红心,蓝手。
其实签名本上的那页是个all叶激情np车以及画。
【闭嘴不是】

【all叶】为什么我的乙女游戏与众不同

我哭辽,这什么垃圾lof

那个啥,这是篇黑遍重发,主要是因为lofter再一次屏了我的文,诸位模着良心看这篇文,绝绝对对没有任何不该有的东西啊???

难受。

感谢本文部分id提供者 @蓝灵字紫川  @yellow less sky 



【喻黄】成为剑圣吧骚年

一个与题目完全不同的故事,

极其隐形喻黄,当成友情向看也无所谓。

一个创意写作课写错作业的产物。

求评论诶嘿!

两个女孩人物人设皆属于原创,原型大概是上课吃的两个仙豆糕。


 

 

故事是从一个小镇开始的。

“我以后啊,可是要成为大陆第一剑圣的人!”

黄发男孩吐掉嘴里嘴里的草,得意洋洋的挥动着手中的剑。

“唔,少天你以后想要当剑圣啊。想要当剑圣,首先得要去获得那把名为冰雨的剑啊。”

他身旁笑得温和的男孩并没有嘲讽这个被称作少天的男孩的看起来痴心妄想的愿望,反而非常认真的向他提出自己的建议。

“那是当然的啦!冰雨什么的我一定会拿到手的,对啦对啦,在拿到冰雨之前我还要把剑术练好啊!要不然可就配不上冰雨的名头了。文洲我跟你讲,想要当剑圣还是要首先把剑术练上去,不能就那么平白无故的相信那一首吟游诗人的诗歌啊,虽然它已经流传很久了。啊还有!你也要加油练习啊!我可是拜了你当队长的!”

“我说少天啊,那不过就是个游戏而已啊……”

全名黄少天的男孩冲他扮了个鬼脸,拉着他就往他们身后的村子跑。

“略略略,我才不管呢!快点要走了不然魏老大该催了!我们还没有回去准备好他要的材料呢!喂喂喂我说你啊……”

黄少天清亮的声音随着他们的远去渐渐被风吹散在了草原中,朝霞映照着他们的背影,两人的影子被草原依依不舍的挽留,这便是大陆中被称为最荒芜的蓝雨草原的清晨。

少年立下誓愿,完成的路啊又长又远。

“小天哥哥!后来你到底成为剑圣没有啦!”梳着双马尾的橙发女孩托着腮趴在盘腿坐着的青年身边,赤裸的双脚一上一下的来回起伏。

“没有啊,虽然我自认为剑术已经是极其精通了,可是我还是没能找到冰雨啊。这不我来你们这个森林就是来找冰雨的吗?不过能遇到你们真的是意外收获诶,你家姐姐感觉什么都知道!”黄发青年笑着揉揉女孩的头,另一只手撑在草地上,仰面看着天空,嘴里叼着一根狗尾草。

“我姐姐自是最厉害的啦!不服来战啊!她看过的书,唔,可以堆满我们住的屋子!另外不许再呼噜我的头发啦!我好不容易才梳好的!”女孩不满地打开青年的手,从草地上站了起来,抖了抖裙子上粘的草,使劲跺了跺脚“还有啦,今天一定要记得过来吃饭啊!你昨天可是只吃了一次早饭诶,身体会受不住的!”

青年一愣,随机笑了起来“当然啦不会忘的,豆豆你就先回去吧,我还要再去找找冰雨呢!”他站起来走进了树丛中,头也不回的向小姑娘挥了挥手,身影渐渐没入了森林。

“喂!小天哥哥!一定要回来哦!要给我讲完你的故事!”被一个人留在空地的女孩用手在嘴前拢了一个喇叭,大声的喊道。

“好。”

他在林间的小路里漫无目的的溜达着,给女孩讲故事反而勾起了自己的回忆。

记忆中总是和他形影不离的人,自己最好的朋友,他的队长,早就因为魔族的入侵而暗势力的入侵与自己早早失散。

显然当初在荒芜的蓝雨草原待着的几个人从未想到外面的世界根本不是他们所想的繁华,而是战乱。

魏老大因为伤病失踪,只留下了一封信告诉他们他很安全,他和喻文州相依为命了多年,却终究是失散在了战争的洪流之中。

他现在似乎还能想起当时鲜血溅在他的眼睛上的感受,模糊了他的视线,不过是一瞬间,他身后总是为他出谋划策,被他倾尽一切护着的人,失去了身影。

战场上的人总是身不由己的,他头一次如此深刻的认识了这句话。

他杀红了眼,却依旧没能寻到自己想要找的人。

他靠在身边的树上,盼望着树的冰凉可以唤醒自己的神智。

手抬起来放在眼睛上,

“这种悲伤的事情,怎么可以让一个小孩子知道呢?”

他一个人独身在外闯荡了很久,受尽了磨炼,同样也尝尽了人性的险恶,

不如这么说,逃入森林的他是一个受了很重的伤的小崽,本来打算在无人之处自己舔抵伤口,却意外的碰上两个让他的伤口慢慢痊愈的人。

他只是渴望家而已。

人人都在称赞这个从最荒芜地方走出来的少年,尊他为剑圣,没人知道冰冷的铠甲之下照着的是什么,一颗被冰冻住的心,还是一个从未痊愈过的伤口?

没人想知道,因为战争尚未结束。

北风吹来了寒冷,树叶哗啦啦的响着,有的沿着玄妙的轨迹落下,成为大地养分的一部分。

磨难加身,困难缠心,少年你是否可以看破一切,走出枷锁?

“一个故事,换一个你最想要的东西。”在糖果屋里,黑发少女是这样告诉那个前来寻找丢失自己东西的少年的。

“故事?”

“一个可以让我妹妹开心的故事。但必须是你自己的经历。”少女微微的笑了笑,淡漠且疏离。

“我可以得到什么?金钱?财宝?名声?这些我都有,我何必要在这里浪费我的时间。我说你啊小姑娘小小年纪在这里装神弄鬼可不好。”他噗嗤的笑了出来,话语中带着嘲讽。

“冰雨?你挚友的消息?或者,一些你更渴望的?”少女的手指玩把着自己的头发,目不转睛的盯着从第一个字吐出来时,神色就已经开始变得严肃的剑客,“我都可以给你,只要你可以让我妹妹……”

“可以”年轻的剑客很快的打断了她的话,“姑且信你一次,逗一个小女孩开心有什么难的?只要你能把我想要的给我。”

“成交。”黑发女孩嘴角勾起,“那么,把我妹妹带来之后,我就去看书了,年轻的剑圣,要用真心打动我妹妹哦。”

少年怀揣着成为剑圣的梦想,步入了格林之森,林中住着两个巫女,一名天真,一名博学。

黄少天死命的揉了揉自己本就凌乱的一头短发,眉头紧皱,看着在地毯上打滚的女孩。

“不好听!!!我不喜欢!换个故事!”

这大抵就是表面天使内心恶魔了,明明是个长得很可爱的姑娘,梳着双马尾,眼睛大大的,笑容甜美(当然是恶作剧的笑容),穿着一条碎花的及膝裙,非常符合一个小萝莉的所有特征,

但是她真的很闹腾。

“我都说了多少个故事了!小鬼头你怎么就不喜欢啊!明明都是我亲身经历过的啊!!”

“我不管!我就是不喜欢,一个你自己一个亲历者都不能沉浸进去的故事,算什么好故事啊!”

“啊?什么叫让我沉浸进去啊!不过就是要逗你开心吗?这都是我一生经历中最开心的事了!小孩子好难伺候啊啊啊!!!”

“我才不要什么开心的故事!我要一个你自己能够感同身受的故事,一个你可以投入绝大多数热情感情的故事!这样的故事才好听!我可以给你讲我的故事啊!你看看你听了之后可不可以给我讲一个!”

“行啊,你讲呀丫头。诶等等你个小孩从哪学会那么深奥的话的?”

“我姐啊!行了你做好听故事!现在我是你的姐姐!你得听我将故事!”女孩爬上摆在壁炉旁边的靠椅,站着叉腰。

“好好好,姐姐讲故事。”

“我从小就是在森林里长大的,唔,姐姐一直照顾着我。姐姐比我大,经常要应付来的客人,而我这个时候就只能自己玩。没有人陪伴是一件很孤独的事,那个时候没人陪我玩,姐姐也不怎么来给我讲故事,一个人孤孤单单的坐在温暖的房间里。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变得沉默寡言,说的话越来越少,也不怎么笑了。但是姐姐总是可以及时的发现我的不对劲,她是世界上最好的姐姐!”小女孩说到这的时候眼睛里发着光,像是在说一件自己放在心尖的东西。

“姐姐问我啊,豆豆你最近话说的越来越少了,怎么回事?我只是安安静静的看着她,然后突然就哭了出来,我把自己所有的委屈都哭了出来,哭了很久。然后啊,然后姐姐就再也没有出去过了,一直陪着我,而那些来的冒险者像哥哥你一样要完成的冒险都变成给我讲一个故事啦,一个真正可以打动我的故事。”

剑客大概明白女孩的意思了,一个讲出自己过去最深刻,对自己影响最大的一些经历,投入自己所有感情的故事,

那对于他来说,就是蓝雨草原上的故事,以及和挚友相依为命的那段时光。

“我懂了,乖女孩,我们去外面的草地讲故事?本剑圣给你讲讲本剑圣立下雄心壮志的故事!”

“唔,今天算了。我要去找姐姐啦!你再好好想想你要讲什么吧!想好再来找我啊!”女孩跳下摇椅,头也不回的走出了这间似乎专门为了给女孩讲故事才存在的屋子。

“诶?小鬼你说话不算话,诶等等别走啊!喂喂喂!”青年蹭的蹦了起来,追着女孩出了门。

青年左找右找找不到出门的女孩,只好走出了屋子,站在门前的空地练起了剑。

“你这样练得不到位,你看啊,拔刀斩后面应该在跟着一个Z字抖动才好控制敌人。”正练到一半,一个很是清冷的声音突兀的打断了他的训练。

“诶是你们俩啊,你说你豆豆我刚刚找了半天都没找到你,怎么现在出来了真是的,还有啊我的习惯是拔刀斩接挑空,不过你这种搭配好像也是蛮有效的样子我看看,拔刀斩接Z字抖动”青年回头看了一眼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就站在门口的两个女孩,大的那个抱着胸,漆黑的眸中透露出的是专注,而藏在她身后的孩子探出半个身子向他扮了个鬼脸。他不住的叨叨,但是眼神早就透露出认真,身体也一丝不苟的进行了上述两个招式的串联。

“真的很有效,不过对于一个隐藏在暗处的敌人来说一个挑空应该才是比较好的控制手段吧,因为Z字抖动应该是以躲避为主,偷袭就完全用不上。”

“说的没错,可是你能每次都能偷袭到敌人吗?”女孩一向淡漠的语气里似乎染上了几分笑意,“豆豆你先回去,我和他过几招。”

“来来来谁怕谁,我可是大陆上出名的机会主义者!怎么可能被你一个小女孩打败,我靠你真的来啊!接招吧女孩,看剑!哟你这些剑客的招式不错啊,可是我可是行家诶,你这样可是不行的……”

进入到战斗模式的剑客,似乎开启了什么不得了的阀门,虽说他平时也非常吵,但是在这种需要人集中精力的时候不停的叨叨还不会出什么问题也的的确确是他的本事。

最后落败的是女孩,但是很明显作为赢家的剑客却也没有比她占上多少优势,此时他正兴奋不已的拽着女孩叨叨

“哇你真的很厉害!落败于本剑圣之手你也不要太气馁毕竟本剑圣现在是全大陆剑术第一厉害的人!诶你刚刚那两个招式究竟是怎么连在一起的,快快快教我一下!还有啊我每天都来找你pkpkpk怎么样?”

“不怎么样,然后以及,你现在的主要任务难道不是找冰雨和给我妹妹讲故事吗?”

黄少天仍然在自己找冰雨,很明显他是想把那个愿望的结果变成别的而不是区区一把剑。

“喂喂喂你家妹妹自己不想听怪我咯?诶别走啊!喂留下和我pkpkppk!”

 

剑客在森林中的糖果屋度过了一天又一天,思考着自己的经历,想着如何组织语言给女孩讲故事,寻找冰雨,还有用尽一切理由让豆豆的姐姐和他pk,日子过得非常的充实。

终于有一天,女孩终于愿意听他的故事了。

这便是我们这个故事的开头了。

 

“那么,你可以继续讲咯,关于,你走出草原的故事?”

“然后哇,魏老大看着我们在草原上摸滚打爬的觉得不能浪费了本剑圣的杰出天赋,带着我们离开了草原……”

 

故事讲完了,少年不知所措的抱着眼泪不停滑落的女孩,不停地为她抹着眼泪,“哭什么啊别哭了我这个当事人都没哭,你哭啥。我现在挺好的啊,找找队长找找冰雨顺手帮人家打打仗多好啊。”

“可……你,你不开心啊……你很孤单啊,和我当时一样,没有人理解你没有人陪你说话,会很难受的啊。最好的朋友突然消失该多难受啊。你怎么笑得这么开心的啊,你自己不疼的吗,还要维持着笑容啊……”

“没办法啊,生活还是要过下去的,我还是要找他的。”突然就红了眼眶。

豆豆好不容易止住了泣声,揉了揉眼睛,第一次主动的拉起了少年的手,“我很喜欢你的故事,我要带你去找姐姐,以及,冰雨我送你啦!”

“诶诶诶诶诶诶诶,等会儿?啥!你在说冰雨????”

“对啊!”女孩自豪的点了点头“很早之前它就是我的啦!现在我送给你啦!姐姐许你的愿望你去用来找你朋友吧!一定要找到他啊。不要拒绝,我喜欢你的故事,这是报酬,也是朋友送你的礼物!”

“……谢谢。”

豆豆拉着显然没能从刚刚的消息里出来的青年走进了地下室,一个小小的入口,在地毯下面,要通过梯子爬下去,而下面的空间确实出乎意料的大,书架几乎占满了全部空间,而女孩的姐姐就在被这些书架围着的一张桌子旁边坐着看书。

“豆豆怎么下来了?”

“姐姐姐姐!我要把冰雨送给他!还有啊,他讲的故事真的超好听啊!”

黑发少女抬眸看了跟在女孩后面的剑客一眼,勾起一个似笑非笑的笑容,慢腾腾地答道:“前两天刚把灭神的诅咒送出去,这两天就要送冰雨了?你送吧,反正都是你的,到时候想要别哭。”

“才不会呢!我说话算话!!!”

“她想要的时候我会送回来的。”

两个声音几乎是同时响起,少女惊讶地看了他一眼,看他认真的表情似乎不似说笑,将书放下,然后开口说道:“那我妹妹这两次还真的是选了两个不错的人呢。上次的术士也说她想要就还回来。唔,说出你的愿望吧。”

剑客突然想起来多年前蓝雨的星空,低低的,似乎触手可及,三个人,他,队长,魏老大,并排躺在一起,

那是他做了许多年的梦。

“我想知道他们的消息。”

梦早变化,究竟是羁绊改变了梦想还是梦想改变了羁绊?

“再见,希望以后可以再见面。”

“小天哥哥再见啦!一定要找到你的朋友!”豆豆踮着脚,向已经远去的青年喊着,双马尾一晃一晃的。

“再见!找到他们之后我会再回来的!那个时候我可就是名副其实的剑圣了呢!不要太惊讶啊!你们一定会喜欢那两个家伙的!以后再见!”剑客腰间佩剑,背上背着他来的时候的包裹,走向了远方。

 

携带着冰雨的剑圣离开了森林,未来如何,无人知晓。

 

“姐姐你就不告诉他其实他找的喻文州在他来的前一天刚走?”

“才不呢,反正他又没有问。让他天天缠着我pk!”